在《证券日报》财经人物版设立之初,我们选择了以褚时健为开篇人物,而在2013年最后一期财经人物中,我们再度选择将财经人物对准褚时健,是因为这一年,这个把橙子种成了新农业标本的人,已经影响了太多的人重新审视农业,这个传统的不能再传统的行业。 

被国道213线、323线穿境而过的新平县扬武镇是玉溪、红河、普洱三州的物资集散地和八方商贾云集之地,新平县“褚橙之乡”的巨幅牌匾就矗立在这个重要的交通要冲之上。

2012年前后,昔日的烟王褚时健再度出现在公众的眼中,这次他头顶着的,是”橙王”的桂冠。这个一生跌宕起伏的老人,在75岁时毅然决定承包荒山种橙子。

在积极探索产业链延伸路径之时,作为从事柑桔产业研究多年的专业人士,王振宇特别希望当地政府能采取一些措施,提高土地流转效率及水资源的利用率。目前,缺乏运行高效的农村土地流转中介组织的现状造成了大型种植基地土地流转成本高、效率低的现实。同时,在水资源的整合、分配、调度上,长期以来仅靠业主与相关村组签订的协议来保障,这样极易引发水事纠纷,也不利于柑桔产业发展。

事实上,在2012年前后,褚时健的橙子就已经不愁销路了。但是,随着果树进入盛果期,这种单一品种、短时间集中上市的产品让他开始思考更多的出路。 

除了对玖鑫公司这样的直接带动外,褚橙对新平柑桔产业的带动更多的是潜移默化,“看着褚橙赚钱,很多企业都想到新平分一杯羹,新平柑桔种植企业中有三分之二都是外来投资者。”王振宇介绍,截至2014年末,新平县境内工商注册登记的柑桔果业企业已有8户,种植面积达2万余亩,已占到全县柑桔种植面积的半壁江山,已投产5户企业的产量为1404万公斤,产值1.33亿元,占全县柑桔产值的55.6%。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仅生产褚橙的新平金泰果品有限公司2014年的产量已达8700吨,产值9000多万元,已当之无愧地成了新平柑桔产业中的龙头。

此外,褚时健还决定引入精深加工生产线,以推出果汁产品。媒体报道称,橙氏果汁的准备工作已然开始进行。选择进军果汁领域,一个最简单的理由就是分散风险。有媒体在报道中提及,仅仅在开始采果的第三天,每天的采摘量达到了400吨-500吨,发出去的大约有300吨,这就意味着还有近200吨的果子等待流向市场,而一旦终端发生意外,就需要金泰果品自身的能力来消化,这是目前摆在金泰果品面前最现实的问题。此外,一些个头较小或者是表皮并不光滑的果子,在市场上并不受欢迎,相反,他们都可以成为果汁加工的原料。

褚橙之所以能成为品牌,除了蕴含有真实而鲜活的创业故事外,还取决于其规模化的种植模式和“公司﹢基地﹢农户”的管理模式,而土地流转便是二者能够有机结合的重要前提。

橙子的市场前景广阔,规模化种植前景看好,带动了经济效益,有着良好的发展空间。为了保证产业的发展,产业实现绿色转型,带动农民增收更有后劲。

尽管由于褚橙价位太高及需要一定的准入门槛方能成为经销商,干了六七年柑桔经纪人的施永贵至今没有经手过一单与褚橙有关的生意,但是因褚橙而持续走高的新平柑桔价格亦让其十分受益,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他已进账1万余元,原来6元多一公斤的普通冰糖橙今年一下就飙到8元,原来8元多的晚熟泸州柑桔也有老板开出了10—12元的高价,而这不过是因为它们都产自褚橙之乡——新平。

褚橙之后,柳传志带领柳桃,潘石屹带领着潘苹果出现在了公众面前,这个传统的种植业,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知名企业家的钟爱。 

延伸产业链让褚橙走得更远

打造出一个品牌,却是季节性产品,在非上市季节,只能面临着无货可售的状况岂不是有些悲哀?在这一点上,柳传志带领的佳沃农业采取了全球并购规避风险的办法,而褚时健则想到了异地种植和换季品种,希望这两个方法可以成为在种植环节上规避风险的两条主要路径。 

在褚橙销售季刚刚落幕的今日,梳理褚橙对新平柑桔产业发展的带动作用,无论是对新平打造褚橙之乡还是对我市高原特色农业的发展而言,无疑都具有十分重要的示范意义。

在去年10月,新褚橙生产基地就已经开始动工:新基地地址位于永胜县金沙江河谷地带,那是一个光照比哀牢山更充足的地方。这意味着未来丽江出产的冰糖橙颜色要更黄一些,糖含量更高。褚时健说,未来5年,橙子的产量将达到3万吨。据悉,新基地前几个月已经种植了果苗,预计4年后开始挂果。此外,除了目前在11月采摘的冰糖橙之后,金泰果品还引进了温州蜜柑等几个新柑橘品种,将挂果期错开来延长售卖期。 

龙头带动的品牌效应

从管理上,褚时健奉行按商业规律办事的准则,在最近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褚时健说道,”人的积极性,不要名不要利是假话,不过很多人想着一夜暴富,老话讲得好,好事多磨,不能浮躁,事情才能做好。过去十年,多数人没有钱。没有资本,创业就只能脚踏实地,比如我们现在搞农业,很难,这种规模化的农业种植,遇到产量过剩你就完蛋了,就更要按着商业的规律来办事”。 

自2003年登上珠穆朗玛峰的王石带着裤腿上的泥点子首次到哀牢山看望褚时健起,掩蔽于哀牢山腹地的云冠牌冰糖橙好似乔布斯的“苹果”一般火了,而王石当年对褚时健的一句“跌到最低点的反弹力”最终成了褚橙上市后成为“励志橙”的品牌根基。

农产品对于自然有着其它产品无法比拟的依赖性,因此,褚时健需要考虑规避风险的方法,而产量的增加,考验着市场运作能力,市场运作能力,又反过来要考验产量与果品质量。 

“甜中微微泛酸的橙子,像极了人生的味道!”“吃褚橙,品人生!”“吃个褚橙,有正能量!”这些均是网友对褚橙的评价,当橙子已不再是单纯的橙子,而是一种能引发共鸣的精神和文化象征时,作为云南省第一批高原特色农业示范县之一的新平,做好“褚橙之乡”这篇大文章已势在必行。

图片 1

有故事的褚橙引爆市场

十年磨一颗橙子 

土地流转促企业农户双赢

是农业更是商业 

随着种植面积的扩大,包括产业链延伸,土地、水源等自然资源整合,柑桔品牌保护及柑桔交易市场的设立等都是新平柑桔产业发展绕不开的话题。

当种种因素累积之后,成功就是必然。种橙十年之后,褚时健为自己挣来了亿元身家,完成了从”烟王”到”橙王”的华丽转身。现在,由于褚橙的叫法太有名,以至于橙子原来的名称反不为人知。 

随着褚橙的热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选择到新平发展柑桔产业。在2012年之前,红塔区人杨久武从事的是矿电产业,当矿电产业低迷之时,他选择到新平漠沙种植冰糖橙,他的想法很简单:“和褚老一样,种出不一样的冰糖橙。”

从种植上,为了保证果子的质量,褚时健启用了标准化管理,不仅严格要求每棵果树上挂果的数量,还从肥料下手,调节橙子的口感。这种标准化的运作为产品的品质恒定提供了保障,吃过褚橙的人,无不为之折服。 

回望已在新平县注册的8家柑桔种植企业,虽然管理方式各异,但操作模式上采取的无一不是土地流转模式。在引导土地流转之时,当地政府还对50亩以上连片种植户,按照种植品种的不同给予600—800元补助,并对后续管理及投入有困难的企业,给予一定的贴息贷款扶持。

在2012年至2013年的财经名人里,褚时健绝对是个”逆袭”的代名词。这个在云南哀牢山十年种橙的老人,靠着一棵棵橙树,完成了自己人生的涅磐,实现了从”烟王”到”橙王”的华丽转身。 

李加贤梦寐以求的正是39岁的陶小三从事了十年之久的工作。作为褚橙庄园的第一批员工,陶小三一家五口都吃住在新平金泰果品有限公司专门给员工盖的房子里,这是一种效仿家庭承包制又超越家庭承包制的新型农业管理模式,农户根据自己的能力大小承包管理20—30亩不等的果树,农户的收入与所交售褚橙的产量和品质挂钩,每30户农户又有一个技术管理员管理,技术管理员的收入与分管农户的产量、品质挂钩,公司上下利益一致,形成了紧密的共同体。

据新平金泰果品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普元星所言,通过土地流转,现在公司的种植面积已经从褚橙庄园内的3000多亩扩增到1万余亩,有200多农户在基地打工,成功走出了一条具有高原特色的现代农业发展之路,实现了农户与公司的双赢。

2014年11月6日,伴随着王石与褚时健的第三次重聚,褚橙更被赋予了更多精神和文化内涵,其后一日,褚橙一上市就遇到了疯狂的抢购和炒货潮,在玉溪及昆明两地,短短一周内,5公斤盒装特级果的价格从厂家指导价98元一路飙升到130元,直至170元。为此,厂家不得不对昆明市场进行限购,并对玉溪的4家经销商进行限价。

2014年,当经历了王石与褚时健的第三次重聚,褚橙已经不再是一种简单的橙子,而是成了传递正能量、引发共鸣的“励志橙”。

此外,新平柑桔产业想要走得更远,还需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下功夫,目前因为没有统一的销售市场,新平柑桔大多通过柑桔经纪人或经销商外销,建立一个集中转、仓储、交易、物流为一体的大型交易市场也迫在眉睫。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