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四十年后再出发

内容摘要:一1978年,新年的第一缕晨曦像往常一样唤醒中国,即使最大胆的预言家也不敢想象,在这一年接近尾声的时候,看上去那么坚不可摧的

——致敬中国农民和农村改革

本报编辑部

1978年,新年的第一缕晨曦像往常一样唤醒中国,即使最大胆的预言家也不敢想象,在这一年接近尾声的时候,看上去那么坚不可摧的幕布,会被撕开一个口子;并从这个口子开始,以摧枯拉朽的态势在中国大地上熊熊燃烧起来。

图片 2

一个改变亿万中国人命运的大时代开始了。

从此,踏上这条道路的中国,开始不停地奔跑、跨越,其心志之坚决、力量之强大、速度之迅疾,在近代五百年大国崛起中,无与伦比,无可企及。

1978年,新年的第一缕晨曦像往常一样唤醒中国,即使最大胆的预言家也不敢想象,在这一年接近尾声的时候,看上去那么坚不可摧的幕布,会被撕开一个口子;并从这个口子开始,以摧枯拉朽的态势在中国大地上熊熊燃烧起来。

这条道路,就是改革开放。

一个改变亿万中国人命运的大时代开始了。

从此,踏上这条道路的中国,开始不停地奔跑、跨越,其心志之坚决、力量之强大、速度之迅疾,在近代五百年大国崛起中,无与伦比,无可企及。

1974年的陕北。

这条道路,就是改革开放。

这一年,梁家河村的北京知青雷平生,终于过上了一个“肥年”,他和住同孔窑洞的同学难得买了几斤石槽子里的冻猪肉。后来回想起来,雷平生还觉得,那次买的肉“像玉雕一样整齐漂亮”。

肉买回来,长期缺油水的他们,等不及烧,就把肉切成片开始生吃,那味道真是鲜美!

1974年的陕北。

历史就是这样,将摆脱饥饿的渴望,深深刻进这两位青年的记忆里。

这一年,梁家河村的北京知青雷平生,终于过上了一个“肥年”,他和住同孔窑洞的同学难得买了几斤石槽子里的冻猪肉。后来回想起来,雷平生还觉得,那次买的肉“像玉雕一样整齐漂亮”。

雷平生的这位同学,叫习近平。

肉买回来,长期缺油水的他们,等不及烧,就把肉切成片开始生吃,那味道真是鲜美!

吃饱饭,今天看来最简单的愿望,甚至天经地义的事,但在1974年的年轮里,却显得那么遥不可及。守着土地却打不下多少粮食,种着粮食却吃不饱肚子,这成为农民最困惑、最煎熬的痛苦,也成为改革最原始、最直接的动力。

历史就是这样,将摆脱饥饿的渴望,深深刻进这两位青年的记忆里。

不过当时,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还要等上四年,曙光才会到来。

雷平生的这位同学,叫习近平。

谁也不曾想到,1978年11月24日那个冬夜,在安徽凤阳小岗村一间低矮破旧的茅草屋里,一场压低声音进行的“秘密行动”,会成为中国改革史上的一声惊雷。

吃饱饭,今天看来最简单的愿望,甚至天经地义的事,但在1974年的年轮里,却显得那么遥不可及。守着土地却打不下多少粮食,种着粮食却吃不饱肚子,这成为农民最困惑、最煎熬的痛苦,也成为改革最原始、最直接的动力。

十八个渴望温饱的农民决定分田到户、包产到户,他们摁下鲜红的手印,起誓“坐牢杀头也甘心”。这一石破天惊的举动,被后人称为“大包干”。

不过当时,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还要等上四年,曙光才会到来。

广东潭葛村、甘肃红崖湾村、江苏垫湖村……与小岗村一样,这些散落各地的村庄,也正在奋力挣脱沉沉的夜幕,透出希望的缕缕星光。

谁也不曾想到,1978年11月24日那个冬夜,在安徽凤阳小岗村一间低矮破旧的茅草屋里,一场压低声音进行的“秘密行动”,会成为中国改革史上的一声惊雷。

“冒犯天条”的后果是责难纷至,更多人还在谨慎地观察着风向。

十八个渴望温饱的农民决定分田到户、包产到户,他们摁下鲜红的手印,起誓“坐牢杀头也甘心”。这一石破天惊的举动,被后人称为“大包干”。

正当是非胶着的关键节点,邓小平一锤定音,支持小岗农民:“有的同志担心,这样搞会不会影响集体经济,我看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

广东潭葛村、甘肃红崖湾村、江苏垫湖村……与小岗村一样,这些散落各地的村庄,也正在奋力挣脱沉沉的夜幕,透出希望的缕缕星光。

在邓小平的推动下,这场发源于小岗村的星星之火,终于成为燎原之势。1982年,第一个中央“一号文件”为包产到户和包干到户正名。

“冒犯天条”的后果是责难纷至,更多人还在谨慎地观察着风向。

然而,改革的过程也并非没有阻力,一时有“阳关道”与“独木桥”之争。

正当是非胶着的关键节点,邓小平一锤定音,支持小岗农民:“有的同志担心,这样搞会不会影响集体经济,我看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

1982年的河北依然是一片沉寂,正定县也因为谨慎尚未试水。年轻的县委副书记习近平悄悄派三个干部到凤阳了解情况,并推动里双店乡成为正定县第一个试点,结果当年农业产值就翻了一番。一年后,“大包干”在正定全面推广,在河北省开创了先河。

在邓小平的推动下,这场发源于小岗村的星星之火,终于成为燎原之势。1982年,第一个中央“一号文件”为包产到户和包干到户正名。

到了1983年,在第二个中央“一号文件”中,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作为农村改革的一项战略决策正式确立下来。从人民公社体制束缚中解放出来的农民,焕发出巨大的活力,带来了中国农业连续六年的大丰收。

然而,改革的过程也并非没有阻力,一时有“阳关道”与“独木桥”之争。

“大包干,大包干,直来直去不拐弯。”“保证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简单直白的歌谣道出了农民的喜悦和欢腾。

1982年的河北依然是一片沉寂,正定县也因为谨慎尚未试水。年轻的县委副书记习近平悄悄派三个干部到凤阳了解情况,并推动里双店乡成为正定县第一个试点,结果当年农业产值就翻了一番。一年后,“大包干”在正定全面推广,在河北省开创了先河。

正是基于“大包干”开启的农村改革,四十年间,我国的粮食产量从当初的3亿吨增加到6亿吨,是原先的2倍,肉类7倍,禽蛋奶16倍,水产14倍……困扰中国历朝历代的饥饿问题,在改革时代化成了历史的云烟。

到了1983年,在第二个中央“一号文件”中,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作为农村改革的一项战略决策正式确立下来。从人民公社体制束缚中解放出来的农民,焕发出巨大的活力,带来了中国农业连续六年的大丰收。

“大包干,大包干,直来直去不拐弯。”“保证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简单直白的歌谣道出了农民的喜悦和欢腾。

如果说,“吃饱饭”还只是改革初期的夙愿,那么“有钱花”,则是人们吃饱肚子以后,最为热切的盼望和追求。

正是基于“大包干”开启的农村改革,四十年间,我国的粮食产量从当初的3亿吨增加到6亿吨,是原先的2倍,肉类7倍,禽蛋奶16倍,水产14倍……困扰中国历朝历代的饥饿问题,在改革时代化成了历史的云烟。

2017年10月25日,一位名叫鲁冠球的老人合上了双眼。从带领万向公司成为全国第一家上市的乡镇企业起,鲁冠球的名字,就与中国乡镇企业发展史连在了一起。

对于脱胎于农村社队企业的乡镇企业,即便是作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邓小平,也认为是“异军突起”。“农村改革中,我们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最大收获,就是乡镇企业发展起来了。”“这不是我们中央的功绩。”

如果说,“吃饱饭”还只是改革初期的夙愿,那么“有钱花”,则是人们吃饱肚子以后,最为热切的盼望和追求。

鲁冠球、吴仁宝、徐文荣、吴栋才、周耀庭……这一个个普普通通的农民,都纷纷在改革大潮中洗脚上田。从此,他们的名字,不仅在中国乡镇企业图谱中灿若星辰,也与中国的工业化、与中国制造的辉煌,紧紧相连。

2017年10月25日,一位名叫鲁冠球的老人合上了双眼。从带领万向公司成为全国第一家上市的乡镇企业起,鲁冠球的名字,就与中国乡镇企业发展史连在了一起。

到了1987年,乡镇企业中,二三产业产值合计增加到4854亿元,首次超过了农业总产值,成为中国农村经济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对于脱胎于农村社队企业的乡镇企业,即便是作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邓小平,也认为是“异军突起”。“农村改革中,我们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最大收获,就是乡镇企业发展起来了。”“这不是我们中央的功绩。”

到鼎盛时期的2007年,乡镇工业增加值占到全国工业增加值的46.5%;从业人员占农村劳动力总数的29.13%;实缴国家税金占全国税收总额的20%。

鲁冠球、吴仁宝、徐文荣、吴栋才、周耀庭……这一个个普普通通的农民,都纷纷在改革大潮中洗脚上田。从此,他们的名字,不仅在中国乡镇企业图谱中灿若星辰,也与中国的工业化、与中国制造的辉煌,紧紧相连。

如今,尽管随着时代的变迁,“乡镇企业”这个名称已经成为历史名词,但是,脱胎于乡镇企业的民营经济,仍然是当前中国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到了1987年,乡镇企业中,二三产业产值合计增加到4854亿元,首次超过了农业总产值,成为中国农村经济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与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几乎同时,一场世界史上规模最大的人口迁徙到来了。

到鼎盛时期的2007年,乡镇工业增加值占到全国工业增加值的46.5%;从业人员占农村劳动力总数的29.13%;实缴国家税金占全国税收总额的20%。

1986年,国家开始允许国有企业招收农村劳动力,1989年就出现第一次“民工潮”,全国“流动大军”达到3000万人,而这一数字,在2017年达到惊人的2.87亿。

如今,尽管随着时代的变迁,“乡镇企业”这个名称已经成为历史名词,但是,脱胎于乡镇企业的民营经济,仍然是当前中国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来被称为“农民工司令”的张全收,已经来到深圳打工。十几年后,伴随着经济的迅猛发展,民工荒席卷珠三角,张全收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路——城乡之间的劳务枢纽。

与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几乎同时,一场世界史上规模最大的人口迁徙到来了。

十多年里,张全收带着他的乡亲们源源不断地离开土地,来到城市的工厂里;而他们用汗水换来的财富,又绵绵不绝地流回家乡,抚慰和滋养着干渴的土地。

1986年,国家开始允许国有企业招收农村劳动力,1989年就出现第一次“民工潮”,全国“流动大军”达到3000万人,而这一数字,在2017年达到惊人的2.87亿。

而在世纪初的中国,要不了多久,继续留在土地上的人也将陆续得到真金白银的实惠。“多予少取放活”“强农惠农富农”“重中之重”,亿万农民迎来了一个重农的时代。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来被称为“农民工司令”的张全收,已经来到深圳打工。十几年后,伴随着经济的迅猛发展,民工荒席卷珠三角,张全收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路——城乡之间的劳务枢纽。

2006年1月1日,《农业税条例》正式被废止,这意味着延续了两千六百年的皇粮国税一朝终结,其直接效果是,全国农民每年减负超过1000亿元。

十多年里,张全收带着他的乡亲们源源不断地离开土地,来到城市的工厂里;而他们用汗水换来的财富,又绵绵不绝地流回家乡,抚慰和滋养着干渴的土地。

这是千百年来农民想都不敢想的天大的好事!种地不用交钱,种地国家还发钱!如今,国家仅农业生产的补贴政策资金总量每年达数千亿元。

而在世纪初的中国,要不了多久,继续留在土地上的人也将陆续得到真金白银的实惠。“多予少取放活”“强农惠农富农”“重中之重”,亿万农民迎来了一个重农的时代。

四十年过去了,我国农民人均纯收入已经从1978年的134元,增加到2017的1.3万元,是当年的100倍;农村医疗与城镇居民并轨,编织起世界最大的全民基本医疗保障网;农村养老也基本实现制度全覆盖。

2006年1月1日,《农业税条例》正式被废止,这意味着延续了两千六百年的皇粮国税一朝终结,其直接效果是,全国农民每年减负超过1000亿元。

“铸鼎刻铭,告知后人”。2006年,河北农民王三妮亲手铸了一尊鼎,命名为“告别田赋鼎”。如今,这尊鼎就静静地立在中国农业博物馆里,无言地诉说着一个时代的变迁。

这是千百年来农民想都不敢想的天大的好事!种地不用交钱,种地国家还发钱!如今,国家仅农业生产的补贴政策资金总量每年达数千亿元。

四十年过去了,我国农民人均纯收入已经从1978年的134元,增加到2017的1.3万元,是当年的100倍;农村医疗与城镇居民并轨,编织起世界最大的全民基本医疗保障网;农村养老也基本实现制度全覆盖。

在改革开放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对GDP有种近乎狂热的追求。

“铸鼎刻铭,告知后人”。2006年,河北农民王三妮亲手铸了一尊鼎,命名为“告别田赋鼎”。如今,这尊鼎就静静地立在中国农业博物馆里,无言地诉说着一个时代的变迁。

只有放在整个近现代史中,才能真正理解这个民族对发展的补偿性求索,也只有经历了欺凌的国度才能真正感受“落后就要挨打”的辛酸。这根苗、这心病,它种下的时间,也许可以回溯到1931年9月18日,日军侵华的那一天;也许可以回溯到1894年9月17日,那场发生在黄海大东沟的海战;也许还可以回溯到1842年8月29日,中国被迫签下第一个不平等条约的那一刻。

所以,我们从丹田中喊出了“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时代强音,我们牢记“发展是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的告诫,但在发展呈现加速度时,我们也在思索,如何践行“科学发展观”。

在改革开放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对GDP有种近乎狂热的追求。

我们开始用思辨的眼光打量自己所处的世界,我们开始问自己:我们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走向何方?

只有放在整个近现代史中,才能真正理解这个民族对发展的补偿性求索,也只有经历了欺凌的国度才能真正感受“落后就要挨打”的辛酸。这根苗、这心病,它种下的时间,也许可以回溯到1931年9月18日,日军侵华的那一天;也许可以回溯到1894年9月17日,那场发生在黄海大东沟的海战;也许还可以回溯到1842年8月29日,中国被迫签下第一个不平等条约的那一刻。

最先遭遇这个世纪之问的,仍然是发展水平领先于全国的沿海地区。

所以,我们从丹田中喊出了“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时代强音,我们牢记“发展是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的告诫,但在发展呈现加速度时,我们也在思索,如何践行“科学发展观”。

浙江余村,上个世纪90年代曾一度位列安吉县首富,靠的就是村里的石灰岩矿山。

我们开始用思辨的眼光打量自己所处的世界,我们开始问自己:我们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走向何方?

然而,山养了余村人,也伤了余村人。

最先遭遇这个世纪之问的,仍然是发展水平领先于全国的沿海地区。

开矿的炮声震撼着大地,村民家即便关着窗户每天都会落下厚厚一层灰,一些四十多岁的人爬几步坡路就喘得厉害,很久以后大家才知道,这叫做石肺。

浙江余村,上个世纪90年代曾一度位列安吉县首富,靠的就是村里的石灰岩矿山。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