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中卫沙坡头 热情沙漠 塞上江南

中国第一条沙漠铁路——包兰铁路沿线,无数麦草方格结成的金色巨网牢牢缚住连绵的流动沙丘。网格内,花棒、沙蒿、沙拐枣、柠条等沙生植物顽强生长,护卫包兰铁路60年畅通无阻,创造了世界铁路治沙史上的奇迹。

  从空中看,黄河飞流在这里绕了一个弯,依偎着腾格里的沙丘,拐出了一个大大的“几”字。黄河两岸,一边是欲断云天的中国第四大沙漠,另一边却是拥有绿洲田园的“塞上江南”。60多年前,这片天沙尽头还是一片寂寥。固沙、治沙,“方格模式”卓有成效;保护、开发,而今,这里吸引了大批海内外游客,热闹非凡。“国内首批5A级景区”“全球环保500佳”……沙坡头,俨然成为宁夏旅游的亮丽名片。
  黄河区
  在沙坡头,奔腾东进的黄河已经变得温柔起来,给了游客近距离体验古老黄河文化与自然魅力的良机。
  穿上救生衣,扣好系带,便可登上羊皮筏子在黄河上随波逐流。筏子约两平方米,没有帆,也没有舷墙。五人一筏、五筏一组,顺流而下,跌宕起伏。黑山峡中浪大时,焦糖似的黄河水与筏子碰撞,溅起的浪花不时打在筏上。虽然紧张,却大气不敢乱出。哗哗的水声,伴随筏工“老把式”的讲述,合着远处传来的《花儿与少年》的民谣,道出羊皮筏子这一黄河特色交通工具的前世今生。
  “不用轻帆与短棹,浑脱飞渡只须臾。”唐代以前,人们缝革为囊充入空气用于泅渡,称为革船;宋代以后,皮囊由动物掏空内脏后完整剥落,故名“浑脱”。民谚:“杀它一只羊,剥它一张皮,吹它一口气,晒它一个月,抹它一身油”,麻绳封口,即制成一个浑脱。14个浑脱分3排绑在木架上即为羊皮筏子。
  “老把式”说,羊皮筏子载重1吨,浮力极好,每隔数日只需往浑脱内吹气几口,便能保持浮力。由于筏子只能顺流而下,很难逆流而行,故筏子到下游后需人力背回上游再用。14个浑脱的设计既能保证筏子的浮力和安全,又可避免筏子太沉,影响陆上运输。
  千年的筏子百年的桥。羊皮筏子漂流终点的下游,即是一座新近改装的玻璃栈桥。原来的悬索桥上的木板已全部由钢化玻璃代替,在桥上可以更直观地将黄河的急湍猛浪尽收眼底。
  离玻璃栈桥不远的黄河飞索则更为刺激。飞索从北到南,又从南回北,因为飞跨黄河,又连接腾格里沙漠,当地人给飞索项目取了个好玩的名字——“飞黄腾达”。
  沙漠区
  沙坡头,沙是不可缺少的主题。
  沙坡头的沙给人以海的感觉。不似戈壁的粗犷,也鲜有海滩的杂秽,这里的沙柔软而细腻。沙上行走,如海边踏浪,不知下一脚踩在何处;坡面滑沙,似海中逐浪,握紧滑板,感受速度激情。沙坡头更有百米高的沙丘,可以体验沙漠版的“云霄飞车”。
  行走沙区,如果细心,便能发现这里的与众不同:沙坡上那些精心编制的麦草方格。
  原来,新中国成立初期,为了贯通西北和华北,国家决定修建包兰铁路。然而,这条铁路在中卫需要6次穿越腾格里沙漠,长度达44公里,尤其沙坡头地段属流动性大沙丘区,风吹沙移,严重威胁行车安全。当时外国专家断言,这条沙漠铁路不到30年就会被黄沙覆盖而无法使用。
  为了攻克固沙难题,在科研人员、林场工人和当地群众的共同努力下,草方格沙障成为铁路通车初期的主要固沙方式。
  1977年,联合国防治荒漠化会议在内罗毕召开。作为中国治沙经验的沙坡头麦草方格,获得国外专家一致认可,并成为最早向世界输出的中国治沙方案。
  以麦草方格为基础的治沙模式,在守护包兰铁路畅通的同时,也阻挡了风沙向城市侵袭,大大改善了城市生态环境。近年来,通过扎设麦草方格等防风治沙措施,中卫已在腾格里沙漠边缘扎设草方格15.5万亩,营造灌木林14.5万亩,封禁保护15万亩,在北部沙漠边缘建起了60公里的防风固沙林带,基本上控制了沙害侵袭。
  夜幕下,运用9D技术讲述沙坡头古老传说“桂王城与沙陀国”的《沙坡头盛典》正在上演。作为国内首台大型沉浸式魔幻情景体验剧,观众边走边看,在与演员的咫尺互动中,继续感受中卫人用生命守护家园、用智慧改变环境的伟大情怀。
  而今,驱车行进在中卫杨柳依依的道路上,很难想象这是一座诞生在沙漠边缘的城市。2012年,中卫推出“以克论净”的城市卫生环保标准,即道路浮尘每平方米不超过5克,地面垃圾停留时间不超过5分钟。数年间,干净美丽已然成为中卫的“城市名片”。
  临别时,导游素素为我们唱起了当地民谣,一句“mià气得很!”(意味非常舒服安逸)唱出了中卫人喜迎八方宾客的热忱,也唱出了对美好未来的期待。

包兰铁路催生治沙

腾格里是我国第四大沙漠,蒙语意为“天一样辽阔”。中卫地处腾格里沙漠东南边缘,沙漠占全市土地面积的22.7%。这里干旱少雨,年均降雨量仅为187毫米,年均蒸发量却高达1980毫米,是降雨量的10倍多,长期处于荒漠化威胁中。

“风卷黄沙弥漫天,荒沙万里无人烟。”上世纪50年代初,腾格里的流沙已蔓延至中卫县城脚下。50年代中期,国家决定修建包兰铁路。这是我国修建的第一条沙漠铁路,在中卫境内6次穿越腾格里沙漠,长达44公里,要翻越长16公里、高130米的沙坡头。

沙坡头为高大格状流动沙岭,是我国西北、华北地区的沙祸之源。作为世界上首条通过高大流动沙丘的沙漠铁路,包兰铁路的修建并无成功先例可借鉴。

为攻克治沙难题,保证铁路顺利运行,1956年,在包兰铁路动工之际,全国首个专业性治沙林场中卫固沙林场挺进荒漠。

“小草格”大智慧

治沙初期,因自然条件恶劣,大规模植树造林、高立式栅栏、沥青拌沙、平铺式沙障等固沙手段均以失败告终。为鼓舞士气,林场职工就地取材,用麦草在沙丘中扎了“人定胜天”“中卫固沙林场”等字样。一场风沙过后,方块形的字竟然没有被沙子掩埋。

受此启示,科研人员进行了圆形、菱形、三角形、马蹄形等各种形状、大小的麦草扎障试验,并成功找到最好的沙障——1×1米的隐蔽式格状沙障,即“麦草方格”。

“扎设麦草方格的方法很简单,选取不短于60厘米的麦草横铺在沙地上,用铁锨等工具将麦草拦腰扎入沙子深约15厘米左右,麦草头尾自然竖立合拢。横1米、竖1米,交错扎制,即形成1×1米的麦草方格。”中卫市治沙林场副场长唐希明解释,“这里的流沙活动一般为表面深度15厘米左右,沙子被风吹起来的高度约为1米,扎成深15厘米、长宽各1米的方格防风固沙效果最好。”

扎好格子后,在其中种植花棒、沙蒿、沙拐枣、柠条等固沙树种。在草格子遮蔽下,风吹不走,遇雨发芽生长,而麦草腐化后形成的“沙结皮”,在固住流沙的同时,能成为植物生长的养分。草格子里的绿色逐渐显现。

麦草方格的寿命一般为3年。沙坡头固沙,植物是关键。为提高植苗成活率,唐希明用3年时间研究发明了“水分传导式精准型沙漠植苗工具”,又叫“便携式沙漠造林器”。这个造林神器是一米长的“干”字形铁制工具,由手柄、脚蹬、连接棒、植苗铲组成。

“便携式沙漠造林器可以把苗木根系末端直接送入湿沙层,不会扰动沙层,造成沙层水分流失。用它来栽植柠条,成活率能达85%以上。”唐希明边说边用工具末端的凹陷处卡住树苗根部,两手扶住上横杆,一脚踩住下横杆,直扎入麦草方格中央,短短几秒,一棵树苗就栽好了。“原来两人一天能栽植柠条苗3亩,用这种方法能植7亩。”说起便携式沙漠造林器的植苗效果,唐希明难掩喜悦和骄傲。

沙坡头麦草方格固沙为全国首创,目前仍是全球最便捷、环保、低廉的固沙模式。“在中卫‘长流水包兰铁’治沙项目区,每天都有上千亩的流动沙丘被草方格锁住。”从事沙漠治理27年的唐希明,是中卫沙漠变绿洲的见证者。几十年来,中卫在腾格里沙漠边缘共扎设草方格15.5万亩、营造灌木林14.5万亩、封禁保护15万亩。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